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名随笔

有着透明、会流泪的眼睛

 
 
 

日志

 
 

悦读:观手作旧衣展  

2017-05-19 23:13:42|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明前茶

2016年深秋,北京,无用品牌质朴无华的展示空间里,我像所有的参观者一样,静静仰望我们生活中曾经经历过的奇迹:母传女、父传子、祖母传孙女、娘舅传外甥的各种手作旧衣。它们,材质从最贵族的漳缎、香云纱、宋锦,到最家常的土织窄幅粗布和蓝印花布,长辈们的千针万线缝缀进难以言表的情感,一个布扣,一片刺绣,一条滚边,都充满了亲人对孩子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的庄重祝福。

这是我看过的最有烟火气,也最有人文情怀的展览。

 策展人并没有把这些倾注了亲情的旧衣裳,用丝绒盒盛装起来,用玻璃柜保护起来,而是平举双臂,如黄梅天过后集体晾晒的家常衣裳一样,在高高的竹竿上串联、展示。抬头仰望,你可看到岁月在这些宽绰的旧衣上留下的痕迹:植物染色已经被阳光晒淡,手肘与膝盖的位置已经被劳作磨薄,有的地方用相似的布帛补缀过,有的被溪流所洗浣被棒槌所捶打,织物的肌理已经薄如蝉翼隐隐透出天光……

探案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说过:“我们总是在美好事物快要消逝之时,才意识到它的独一无二。”衣裳的主人对这些旧衣的态度也是如此。一开始,它们仅仅是一件时髦的新衣,寄托着母亲与外婆,舅妈与婶母们对孩子外出闯荡或远嫁他乡的不舍、牵挂与祝福。后来,它们穿旧了,附着其上的刺绣、盘扣、缝缀工艺甚至濒临失传,主人开始珍视它的罕有,只有逢年过节才舍得上身;最后,衣裳的制作人都去了天上,这件旧衣成为家族血脉的传承见证,成为最有故事的压箱宝物,它才来到这里,带着它独有的经历与故事,成为某个民族或某个家族悲欢离合的一部分。

 这些旧衣告诉我们,曾经,我们的衣裳是要穿几十年的,是不可以随意丢弃的。就算在婚礼上,家族中全福奶奶的一条丝帕,一袭缂丝腰带,也会给新人捎来难得的福分。

曾经,衣裳是要跟着主人辗转南北,成为她独一无二的青春记忆的。在她孤力难支之时,在她艰难跋涉之际,从衣箱里拿出它,穿上它,就是一次心灵的疗愈,一次精神的鼓舞,一次深切的安慰。所有的针脚,每一缕充斥着樟脑气息的布帛肌理都在说,熬过这低潮,好日子还在前头。

  曾经,衣裳上的一针一线、一花一鸟都与化学合成无关,织物、针线的原材料都来自大地上自由生长的动植物,来自牛羊、桑蚕与棉麻,这些衣裳像花朵一样绚烂开放,又像花朵一样暗淡凋零,它陪伴我们度过一段有情有意的人生,最终也将毫无保留地归于泥土,不会给大地造成任何污染。

  而今,一切都变了,物质供给的极度丰沛,快销品牌的攻城略地,网络购物的快速蔓延,让惜物之风倏然消散。我们的衣橱里堆放了满坑满谷的新衣,散发着化学染料的味道。我们不停歇地买买买,甚至有些衣裳尚未剪掉标牌,便已成包丢弃。衣裳已经不再承载人间温情,它们只是快销品,快速消耗着我们的耐性与期待,没有为亲情与岁月留下一丝一毫的印记。这究竟是时代的幸运,还是时代的遗憾?

或许,这场手作旧衣展,就是对公众留下不客气的拷问:我们对一件衣裳的长情,是一种过时的、无用的品德吗?我们一路贪婪摄取、又快速丢弃的生活方式,真的很值得炫耀吗?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