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名随笔

有着透明、会流泪的眼睛

 
 
 

日志

 
 

悦读:中国正在消失的25种民间老手艺  

2016-08-29 12:21:31|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钉秤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做秤人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年复一年,青丝变白发,不变的是那份公道,在秤杆子上,也在人心上。

  捏面人

  

  面粉,刮子,竹篓,梳子,剪刀是捏面人的基本行当,灵巧的手捏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这个神奇的记忆把我们带回了美好的童年。

  吹糖技术

  

  融化成100°C高温的麦芽糖,经吹糖艺人收口并用,五颜六色的糖料变成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动物。这是一个神奇的艺术,是一个古老的艺术,也是一个濒临失传的民间工艺。

  铜匠

  

  从水上的铜匠船,到走街窜巷的铜匠担,修铜锁,配铜把手,制铜酒壶等,这些业务始终不变,而改变的只是不断精湛的技艺。锤敲、炉熔、锉平、雕刻、下钻,人们见到的铜香炉和铜酒壶上的龙、凤、寿星和神仙就这样来的。

  锉刀、磨剪子

  

  在老街深巷,“嚓、嚓、嚓”一路“惊街”,一声吆喝“磨剪子嘞,锵,菜刀。”可忙坏了家庭主妇们,纷纷找出钝刀,锈剪子,循声而去。

  爆米花

  

  还记得那时候的爆米花吗?

  一个老头挑着担子,一头放着一颗葫芦状的“炮弹”,另一头放着火炉和风箱,走街窜巷。时而,“砰”地一声,将米变成白白的爆米花,那时候,他可是小朋友最爱欢迎的魔术师。

  修钢笔

  

  曾经何时,拥有一支钢笔是一种时尚和身份的象征,更是一种知识的代表,使用和修理往往相伴而生,在商品尚不能达到如今的丰富之时,修钢笔者对于使用者来说就是“装备保障”。

  麦秸编织工艺

  

  麦秸民间工艺在苏中里下河地区源远流长,我们的先祖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用麦秸编织草帽遮阳,编织草扇纳凉,编织手提包,提篮及装盛五谷的器皿作生活用品,成为我国早期文明发展象征。

  兴化先贤明朝宰相李春芳府中用麦秸制作的浮雕壁画作品有《二龙抢珠》、《螳螂捕蝉》、《雄鹰展翅》、《喜鹊登梅》、《青狮白象》等自成体系,堪称一绝。

  纳鞋匠

  

  依着一双巧手剪出的纸样,蜡线在锥针的引导下,穿梭在鞋面与鞋底间,锥针以额为磨石,鞋身木托支撑定形,在千锤轻敲之后,一双集纳鞋匠手艺的鞋在等待着主人的千里之行。

  剃头匠

  

  借助推子、刮刀、剪子、梳子等简单工具,老师傅按照客人的要求,十指运动,左右配合,工具轮番上阵,上下兼顾、协作,半个小时后,由长变短,面目一新,耳鼻舒畅,精湛的手艺向人们诉说着,其实并不是万事开“头”难。

  精修钟表

  

  精修钟表的人心细如发,心静如水。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他们让凝固的时间行走,而他们却仿佛停留在时光之外,小作坊里凝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

  蒲编工艺

  

  一把把散发着清香而又有弹性的蒲草,在匠人的手中来回穿梭。就在这样简单又有节奏的动作之后,一个个小巧玲珑,精美绝伦而又实用的蒲包、蒲草篮子等就展现在面前。

  砖雕工艺

  

  砖雕这门复杂、古老的手工艺,在匠人的劳作中,是一门艺术,钻子、刨子、锯子等在熟练的匠人手中像大师的画笔,演绎出复杂的深浅、空心技艺,让人物、花鸟、山水在砖上复活,有古典、质朴的美丽与优雅。

  弹棉花

  

  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虽然如今的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但是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仿佛就是一种魔术,让孩子们惊讶不已。而那时候的弹棉花工匠们也都走街串巷,生意应接不暇。可弹花匠人工作很是辛苦,灰尘很重,很多人在露天作业,随便找个墙角或打个棚子就可开张。几乎没有人想从事这个职业了。

  油炸馓子

  

  油炸馓子,又叫麻油馓子,洪洞县独有的一种汉族面食小吃,属于油炸食品。油炸馓子用上等麦子磨的面粉,加少许食盐和调料,用水调和,揉成面坯。然后再搓成条状,环绕排满盆中,上面洒抹一些菜籽油。待面条在盆中回透,弹拉力恰到好处时,将面条绕在手上,用手来回抻开,粗细均匀一致,折叠造型,放入油锅,用筷子轻轻翻动,掌握火候,炸成大把或小把的,便是金丝套环的黄脆脆的金馓子。

  老银匠

  

  火熔是制作华彩金银传统工艺的一道关键工序,借助一个弯管,用嘴吹气来控制火苗、温度,“吹”向重点,充满童趣的动作,却是在千“吹”百练之后。

  补锅

  

  “补锅噢,补锅噢”听到这样的吆喝,仿佛回到了从前,谁家的铁锅坏了,拿出来。补锅匠支起小火炉,拉起风箱,化上铁水,将铁锅的小洞清理,手上托着一块垫布,布上放些木屑,对着锅的小洞,从背面把溶化的铁水倒到小洞上,布棍一顶,片刻锅就补好了。

  篾匠

  

  一把简单不过的篾刀,却功夫了得,需要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这些可都是技术活。编个筛子,精巧漂亮、方圆周正。织个凉席,光滑细腻,凉爽舒坦。篾匠用一双巧手装扮了我们的绿色生活。

  铁匠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铁匠师傅的真实写照。一张铁砧,几杆铁锤,几把夹剪,风箱、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将锻打的铁块,烧红放在铁砧上,大锤、小锤轮番对打,一件件锨、耙、镰、犁、铲、刀、叉、钉等生产生活所必需的用具就打造出来了。

  装裱技艺

  

  灿烂秀美的国画是华夏三大国粹之一,世人皆赞。如果没有装裱,其神其骨都不能充分展现。看似简单的画页裱底排刷来回、轻宛的上板,无不渗透出装裱者的艺术素养和对美的追求。

  木雕工艺

  

  木雕的品种繁多,浅浮雕,深浮雕,娄雕,空雕。原本扑拙的木头在工匠的手中有了生命力,人物、花草、虫鱼在木头上重生,成就了一幅幅格调高雅、寓意深刻的人文画。

  镞花边

  

  用钢锯条磨制的锉刀,用羊脂香灰聚制的垫板,制模、下刀、转腕、剔、削,工匠们用灵巧而又充满沧桑的手,镞出了福禄寿财等人间祝愿,镞出了现实人间的生活万象。

  锡匠

  

  “叮叮咚咚”悠扬的节奏传进大街小巷,人们纷纷拿着香炉、烛台、“烫婆子”、温酒壶,循声而去。匠人放下担子,升起炉火,拉起风箱,烙着锡水,立好模具,不一会儿,一个个篆形展现出来,烙铁点着松香和锡块,焊接着,剪子、锤子、钻子、锉子来回穿行,少顷,龙虎神仙就活灵活现的雕刻在锡器上。

  刻章

  

  将章胚打平,写上字,固定在小小的夹床上,用刀刻。至于阴字阳字、隶书行书,全都按照客户的要求,尖口刀和平口刀如何交替使用,全在于师傅指力的控制。在电脑刻字机已经面世多年,手工刻章就像日益稀少的珍稀动物一样。键盘已使笔纸不再辉煌,即时有人会刻上几刀,但有多少人能写出各种字体,让人信服的反字?

  来源:瞭望E图讯

  综合编辑:精彩青岛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