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名随笔

有着透明、会流泪的眼睛

 
 
 

日志

 
 

我为谁沉醉 又为谁流泪  

2016-06-03 23:31:31|  分类: 吴汶芳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有见过王宇,但是我读到过他的诗歌,我没有在春风中醉过,但是我却感受过“醉春风”的诗篇。

 

听锦绣江南,春寒饮处,奈何风烈。

 

叹梅香隐隐,冬日浮掠。浦岸惊禽,帆影绰约。梧桐不语,钟楼似铁,可得天涯伴明月?

 

这样的诗歌,这样的豪情,我们是否在诗意的涓涓细流中醉了,又是否在高歌的情感中感受到诗人心中隐隐地霸气和豪情。

 

我惭愧,我不做诗人已有好多年。

 

如果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诗坛,诗人发出的是一种呐喊:中国,我的钥匙丢了。那么当前的诗人——新世纪的诗人呻吟的则是:中国,你们千万别把我当作是一个笑话。

 

目前的诗歌,当前的诗人几乎成为了一个贬义词:精神病、自杀、裸诵、假前卫、无病呻吟……

 

写下如上汉字,我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和忧伤,我为我的诗人朋友们痛苦,我更为那些在黑暗中摸索爬行的,真正的诗人兄弟们忧伤。

 

看到王宇的诗歌,我想与他一起畅游天涯,哪怕是走到天涯海角,我也想在漂泊中,觅得一位知己。

 

来读一读王宇的诗歌吧:

我是高傲的大公羊,

安贞桥下恣意地游荡。

看七月槐花香,恰仲夏风初凉。

只霓虹灯怒放,却人潮夜未央。

前途的迷茫,可是失望的绝望?

寂静又狂放,落寞偏高昂。

心底的软苔,可是绵亘的情伤?

无休又无止,旧痕添新伤。

用野性的吟唱,涤无尽的愁肠。

一任那遍体的刀,舐我无尽的狂。

 

看看当前社会的诗歌吧,我们现如今的社会还有诗人吗?有像屈原那样仗义直言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而警醒与后世的诗人吗; 有像王勃那样吟得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长天共秋水一色。”而忧伤吐血的诗人吗?

 

当今社会有的只是写长短句的人,但已很少有诗人。如果要真有诗人的话,也应该是游离于民间的诗坛,就像王宇这样以诗歌为信仰的真正诗人。但是王宇却谦虚地说:我是创业者,又是科技家,但仅仅是一位业余诗人。

 

王宇说:繁忙的工作让我无处藏身,但无论再忙,我总是坚持在时间的边边角角,用诗词这条线缝合日子与经历,三五年过去了,蓦然发现,这些针线串起来的时光原来已成我命中最可贵的珍珠。(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