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名随笔

有着透明、会流泪的眼睛

 
 
 

日志

 
 

【转载】迎合与卖弄,不是真正的成功  

2016-01-30 18:31:04|  分类: 收藏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难道您从来没有渴望过获得一些新鲜的知识、新鲜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这些东西吗?”

 

我告诉他,我读大量的书,从西方到东方,甚至不同宗教的书我都读。但我读书有一个标准,就是所读的东西必须像这杯水一样,能滋润我的生命,能为我提供营养,它不是镣铐,不是绳索。要是这个东西束缚了我心灵的自由,变成一种枷锁和镣铐,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打碎它。任何知识都是这样。对于一个作家和大手印行者来说,世界上所有的知识都只是营养,而不是监狱和囚笼。

 

所以,我吸收大量的东西,就像一个孩子喝牛奶,吃牛肉,吃大量的营养品,最后将所有吃下去的东西都化成自己的血肉,这时候,他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可是你从他的细胞中,再也找不到牛肉、牛奶、营养品的影子了。就是说,过去的营养不能束缚一个人鲜活的灵魂,但可以为他提供成长所必需的养分,让他变得非常博大。当小孩子变成一个巨人,有巨人的体魄、巨人的灵魂、巨人的力量之后,你看到的只会是那个巨大的他,而不是成长过程中为他提供过营养的所有食物。我和知识的关系,就像这个孩子与他的食物。

 

现在,很多作家都在不断套用着这个主义,或者那种技巧,他们的目的就是炫耀自己学到的那些东西,或者有意地迎合某一种社会需要与准则,迎合一种流行的概念。之所以这么做,因为他们想要获奖,想要得到别人的喝彩。当这些作家这样创作的时候,他们可能真的会赢得一些喝彩,因为他们提供的是某个时期社会上大部分人都喜闻乐见的东西,一些如时尚衣饰般的、只能满足人们阶段性审美标准的东西,但时尚的风向标总在不断变幻着,这种喝彩也很快就会过去。

 

为什么呢?因为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喜好,都有流行的时尚,所有流行的时尚其实都是一种情绪,情绪很快就会过去。但人类有一种不变的东西就是本有的人性,这是相对永恒的东西,是不变的。任何一个时代,只要有人类,就有人性,就有向往,有追求,就有“人”这个物种有而别的物种所没有的一种心灵力量,这个东西可能是相对永恒的。

 

要想让作品拥有这种力量,作家自己必须先拥有这种力量,为此,作家们首先要通过自我修炼,让心灵变得非常强大,强大到可以拒绝整个世界——这种拒绝不是排斥,而是一种完完全全的自主。所谓完全的自主,意味着整个世界都是他的营养,都在不断丰富着他的生命体验,但却不能干预或者控制他的心灵世界。这时候,他的心灵就会非常强大,强大到像一个独立的国家一样。这种强大与独立,保证了他心灵与思想的自由。当心灵世界与外部世界变成两个独立存在的时候,它们就可以平等对话、交流,可以和平共处,不会互相侵略。也就是说,外部世界无法控制我们的心,我们也不想控制外部世界。当一个作家达到这种境界的时候,他就拥有了人类灵魂中非常需要的一种东西——强大的精神力量,比如孔子、康德,他们的心灵就拥有这样一种令人赞叹的力量。当整个世界都拒绝孔子的时候,他带着几个弟子像丧家之犬一样周游列国,但被驱逐的仅仅是他的身体,他的心绝不是丧家之犬,他那种心灵的力量仍然非常强大,强大到足以影响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康德也是这样,从这一个瘦瘦的小老头身上迸发出的精神力量,可以改造一个世界。

 

人类之中有一种伟大的灵魂,伟大的存在,他的伟大无关他的世俗身份,不管他是作家也罢,哲人也罢,思想家也罢,即便他原本只是一个不识字的普通人——比如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只要拥有这种巨大的精神力量,他就自然会变得非常伟大。这种东西来自于人类文明营养的滋养,同时也是人类文明最大的一个营养母体,会给人类本身提供很大的营养。我的“灵魂三部曲”《西夏咒》《西夏的苍狼》以及《无死的金刚心》,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滋养中诞生的作品。

 

我并不是为了赢得世界的认可或者让世界为我的观点买账而写它们的,所以我不会迎合小说的规矩、读者的阶段性偏好或者某种形式化的东西。我不会为鲜活的灵魂打上很多烙印。我的所有小说,都仅仅是载体,它们承载着我的思想和我灵魂的声音,这种承载方式是世界能够接受的,这就为我与世界的沟通与交流提供了可能。它不是我用以牟利的工具,所以我绝不会为了获得喝彩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而改变我的思想、扼杀心灵与小说人物们的自由,来迎合这个时代所流行或者曾经流行、将要流行的某种观点和准则。

 

《西夏的苍狼》的编辑在向网络推荐这本书的时候,提出了“用爱诠释人类终极梦想”的说法,并且提出了人类的终极追问——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的时候面临什么样的困境?当爱与信仰纠结的时候人类应该怎么办?当没有爱的时候人类应该怎么办?人类的梦想中有哪些东西?这些问题都是人类共有的,千百年来一直是人类向往的,但一直以来都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只要有人类存在的一天,这样的发问就不会止息。比如书中的黑歌手寻找娑萨朗的过程,任何一个有素养的宗教学家,都会从这个过程里面发现一种心灵的奥秘,他会发现这个“娑萨朗”的寓言几乎承载了所有宗教的追问、所有信仰者的思考,以及所有心灵追求者诸多的向往。

 

当然,每个人心中的“娑萨朗”或许都有一个不同的名字,可能是爱情,可能是事业,可能是梦想,也可能仅仅是对某一种情感的向往,比如一份感动。有时候,一个女人,一个女孩子,一生中滋养她的,可能仅仅是一种不经意间享有的诗意。这份诗意或许来自于一首歌,甚至来自于一缕清风、一声鸟鸣,非常质朴,非常简单,但她也许一辈子都会记着这个东西,每次经历磨难或者挫折的时候,这份诗意都会温暖她的心。这种毫无功利目的的诗意与陶醉,正是人类灵魂非常需要的东西。

 

我认为,伟大的作家,伟大的人,应该为人类贡献他们灵魂中真正需要的东西。这种贡献的前提,是他自己先成为一个心灵与思想都独立、自主的人。迎合与卖弄,不可能让作家进入人类灵魂,也不可能让他们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我,也不愿意成为一个这样的作家、一个这样的人。(雪漠)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